徐志摩写给林徽因的最后一首诗

2020-01-12 06:23栏目:徐志摩诗词翻译
TAG:

  

  徐志摩 (1897年1月15日—1931年11月19日), 现代诗人、散文家。原名章垿,字槱森,留学英国时改名志摩。

  徐志摩这是对林徽因表现爱情和人生理想的诗歌,也就构成了他这期诗歌的重要内容。徐志摩对在英国康桥这段生活分外留恋,他因为与林徽因的恋爱不无感慨,异常兴奋,大量作诗,他这时诗情汹涌暴发的情景,在他的题为《草上的露珠儿》一首长诗中有所反映。这是迄今为止我们见到的他的最早的一首诗。

  曾经用过的笔名:南湖、诗哲、海谷、谷、大兵、云中鹤、仙鹤、删我、心手、黄狗、谔谔等。徐志摩是新月派代表诗人,新月诗社成员。

  1915年毕业于杭州一中,先后就读于上海沪江大学、天津北洋大学和北京大学。 1918年赴美国克拉克大学学习银行学。十个月即告毕业,获学士学位,得一等荣誉奖。同年,转入纽约的哥伦比亚大学的研究院,进经济系。1921年赴英国留学,入剑桥大学当特别生,研究政治经济学。在剑桥两年深受西方教育的熏陶及欧美浪漫主义和唯美派诗人的影响。奠定其浪漫主义诗风。1923年成立新月社。1924年任北京大学教授。1926年任光华大学、大夏大学和南京中央大学(1949年更名为南京大学)教授。1930年辞去了上海和南京的职务,应胡适之邀,再度任北京大学教授,兼北京女子师范大学教授。1931年11月19日因飞机失事罹难。代表作品有《再别康桥》《翡冷翠的一夜》。

  注:写于1926年5月,初载同年5月27日《晨报副刊·诗镌》第9期,署名志摩。这

  能把“偶然”这样一个极为抽象的时间副词,使之形象化,置入象征性的结构,充

  满情趣哲理,不但珠润玉圆,朗朗上口而且余味无穷,意溢于言外——徐志摩的这首

  诗史上,一部洋洋洒洒上千行长诗可以随似水流年埋没于无情的历史沉积中,而某

  些玲珑之短诗,却能够经历史年代之久而独放异彩。这首两段十行的小诗,在现代诗歌

  这首《偶然》小诗,在徐志摩诗美追求的历程中,还具有一些独特的“转折”性意

  义。按徐志摩的学生,著名诗人卞之琳的说法:“这首诗在作者诗中是在形式上最完美

  的一首。”(卞之琳编《徐志摩诗集》第94页)新月诗人陈梦家也认为:“《偶然》以

  及《丁当-清新》等几首诗,划开了他前后两期的鸿沟,他抹去了以前的火气,用整齐

  柔丽清爽的诗句,来写那微妙的灵魂的秘密。”(《纪念徐志摩》)。的确,此诗在格

  律上是颇能看出徐志摩的功力与匠意的。全诗两节,上下节格律对称。每一节的第一句,

  第二句,第五句都是用三个音步组成。如:“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在这交会时互

  放的光壳,”每节的第三、第四句则都是两音步构成,如:“你不必讶异,”“你记得

  也好/最好你忘掉。”在音步的安排处理上显然严谨中不乏洒脱,较长的音步与较短的

  而我在这里尤需着重指出的是这首诗歌内部充满着的,又使人不易察觉的诸种“张

  力”结构,这种“张力”结构在“肌质”与“构架”之间,“意象”与“意象”之间,

  “意向”与“意向”之间诸方面都存在着。独特的“张力”结构应当说是此诗富于艺术

  所谓“张力”,是英美新批评所主张和实践的一个批评术语。通俗点说,可看作是

  在整体诗歌的有机体中却包含着共存着的互相矛盾、背向而驰的辨证关系。一首诗歌,

  总体上必须是有机的,具各整体性的,但内部却允许并且应该充满各种各样的矛盾和张

  力。充满“张力”的诗歌,才能蕴含深刻、耐人咀嚼、回味无穷。因为只有这样的诗歌

  才不是静止的,而是“寓动于静”的。打个比方,满张的弓虽是静止不动的,但却蕴满

  就此诗说,首先,诗题与文本之间就蕴蓄着一定的张力。“偶然”是一个完全抽象

  化的时间副词,在这个标题下写什么内容,应当说是自由随意的,而作者在这抽象的标

  题下,写的是两件比较实在的事情,一是天空里的云偶尔投影在水里的波心,二是“你”、

  “我”(都是象征性的意象)相逢在海上。如果我们用“我和你”,“相遇”之类的作

  标题,虽然未尝不可,但诗味当是相去甚远的。若用“我和你”、“相遇”之类谁都能

  从诗歌中概括出来的相当实际的词作标题,这抽象和具象之间的张力,自然就荡然无存

  再次,诗歌文本内部的张力结构则更多。“你/我”就是一对“二项对立”,或是

  “偶尔投影在波心,”或是“相遇在海上,”都是人生旅途中擦肩而过的匆匆过客;

  “你不必讶异/更无须欢喜”、“你记得也好/最好你忘掉,”都以“二元对立”式的

  情感态度,及语义上的“矛盾修辞法”而呈现出充足的“张力”。尤其是“你有你的,

  我有我的、方向”一句诗,则我以为把它推崇为“新批评”所称许的最适合于“张力”

  分析的经典诗句也不为过。“你”、“我”因各有自己的方向在茫茫人海中偶然相遇,

  交会着放出光芒,但却擦肩而过,各奔自己的方向。两个完全相异、背道而驰的意向—

  —“你有你的”和“我有我的”恰恰统一、包孕在同一个句子里,归结在同样的字眼—

  作为给读者以强烈的“浪漫主义诗人”印象的徐志摩,这首诗歌的象征性——既有

  总体象征,又有局部性意象象征——也许格外值得注意。这首诗歌的总体象征是与前面

  我们所分析的“诗题”与“文本”间的张力结构相一致的。在“偶然”这样一个可以化

  生众多具象的标题下,“云——水”,“你——我”、“黑夜的海”、“互放的光亮”

  等意象及意象与意象之间的关系构成,都可以因为读者个人情感阅历的差异及体验强度

  的深浅而进行不同的理解或组构。这正是“其称名也小,其取类也大”(《易·系辞》)

  的“象征”之以少喻多、以小喻大、以个别喻一般的妙用。或人世遭际挫折,或情感阴

  差阳错,或追悔莫及、痛苦有加,或无奈苦笑,怅然若失……人生,必然会有这样一些

  “偶然”的“相逢”和“交会”。而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必将成为永难忘怀的记

  忆而长伴人生。

  1921年,16岁的林徽因游历欧洲,在英伦期间,结识了当时正在英国留学的徐志摩。当时徐志摩已是一个两岁孩子的父亲。林徽因被徐志摩渊博的知识,风雅的谈吐、英俊的外貌所吸引。而徐志摩也被林徽因出众的才华与美丽所吸引,对她评价甚高,为林徽因写过很多情诗。两人也都是以书信来往。在后来的《猛虎集序》(1931年)中有提到,他在二十四岁以前,与诗“完全没有相干”,是与林徽因的相遇,激发了他的新诗创作。同年3月与发妻张幼仪提出离婚。

  之后,他们一起组织新月社活动,一起演戏,并常有书信来往。1924年泰戈尔访华期间,徐志摩和林徽因共同担任翻译,之后徐志摩陪同泰戈尔去了日本,林徽因和梁思成到了宾夕法尼亚大学,当徐志摩与林徽因再次见面的时候,已是四年之后。这期间,林徽因已嫁给梁思成。徐后经人介绍认识了已嫁做人妇的陆小曼很快两人就相恋了,陆小曼为了徐也跟丈夫王赓离婚了。1931年11月19日准备参加林徽因演讲会的徐志摩遭遇坠机事故遇难。

  徐志摩对林徽因的影响也很大。他是林徽因文学道路上的引路人。多年以后,林徽因也曾对自己的儿女说:“徐志摩当初爱的并不是真正的我,而是他用诗人的浪漫情绪想象出来的林徽因,而事实上我并不是那样的人。”匿名用户

  注:写于1926年5月,初载同年5月27日《晨报副刊·诗镌》第9期,署名志摩。这

  能把“偶然”这样一个极为抽象的时间副词,使之形象化,置入象征性的结构,充

  满情趣哲理,不但珠润玉圆,朗朗上口而且余味无穷,意溢于言外——徐志摩的这首

  诗史上,一部洋洋洒洒上千行长诗可以随似水流年埋没于无情的历史沉积中,而某

  些玲珑之短诗,却能够经历史年代之久而独放异彩。这首两段十行的小诗,在现代诗歌

  这首《偶然》小诗,在徐志摩诗美追求的历程中,还具有一些独特的“转折”性意

  义。按徐志摩的学生,著名诗人卞之琳的说法:“这首诗在作者诗中是在形式上最完美

  的一首。”(卞之琳编《徐志摩诗集》第94页)新月诗人陈梦家也认为:“《偶然》以

  及《丁当-清新》等几首诗,划开了他前后两期的鸿沟,他抹去了以前的火气,用整齐

  柔丽清爽的诗句,来写那微妙的灵魂的秘密。”(《纪念徐志摩》)。的确,此诗在格

  律上是颇能看出徐志摩的功力与匠意的。全诗两节,上下节格律对称。每一节的第一句,

  第二句,第五句都是用三个音步组成。如:“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在这交会时互

  放的光壳,”每节的第三、第四句则都是两音步构成,如:“你不必讶异,”“你记得

  也好/最好你忘掉。”在音步的安排处理上显然严谨中不乏洒脱,较长的音步与较短的

  而我在这里尤需着重指出的是这首诗歌内部充满着的,又使人不易察觉的诸种“张

  力”结构,这种“张力”结构在“肌质”与“构架”之间,“意象”与“意象”之间,

  “意向”与“意向”之间诸方面都存在着。独特的“张力”结构应当说是此诗富于艺术

  所谓“张力”,是英美新批评所主张和实践的一个批评术语。通俗点说,可看作是

  在整体诗歌的有机体中却包含着共存着的互相矛盾、背向而驰的辨证关系。一首诗歌,

  总体上必须是有机的,具各整体性的,但内部却允许并且应该充满各种各样的矛盾和张

  力。充满“张力”的诗歌,才能蕴含深刻、耐人咀嚼、回味无穷。因为只有这样的诗歌

  才不是静止的,而是“寓动于静”的。打个比方,满张的弓虽是静止不动的,但却蕴满

  就此诗说,首先,诗题与文本之间就蕴蓄着一定的张力。“偶然”是一个完全抽象

  化的时间副词,在这个标题下写什么内容,应当说是自由随意的,而作者在这抽象的标

  题下,写的是两件比较实在的事情,一是天空里的云偶尔投影在水里的波心,二是“你”、

  “我”(都是象征性的意象)相逢在海上。如果我们用“我和你”,“相遇”之类的作

  标题,虽然未尝不可,但诗味当是相去甚远的。若用“我和你”、“相遇”之类谁都能

  从诗歌中概括出来的相当实际的词作标题,这抽象和具象之间的张力,自然就荡然无存

  再次,诗歌文本内部的张力结构则更多。“你/我”就是一对“二项对立”,或是

  “偶尔投影在波心,”或是“相遇在海上,”都是人生旅途中擦肩而过的匆匆过客;

  “你不必讶异/更无须欢喜”、“你记得也好/最好你忘掉,”都以“二元对立”式的

  情感态度,及语义上的“矛盾修辞法”而呈现出充足的“张力”。尤其是“你有你的,

  我有我的、方向”一句诗,则我以为把它推崇为“新批评”所称许的最适合于“张力”

  分析的经典诗句也不为过。“你”、“我”因各有自己的方向在茫茫人海中偶然相遇,

  交会着放出光芒,但却擦肩而过,各奔自己的方向。两个完全相异、背道而驰的意向—

  —“你有你的”和“我有我的”恰恰统一、包孕在同一个句子里,归结在同样的字眼—

  作为给读者以强烈的“浪漫主义诗人”印象的徐志摩,这首诗歌的象征性——既有

  总体象征,又有局部性意象象征——也许格外值得注意。这首诗歌的总体象征是与前面

  我们所分析的“诗题”与“文本”间的张力结构相一致的。在“偶然”这样一个可以化

  生众多具象的标题下,“云——水”,“你——我”、“黑夜的海”、“互放的光亮”

  等意象及意象与意象之间的关系构成,都可以因为读者个人情感阅历的差异及体验强度

  的深浅而进行不同的理解或组构。这正是“其称名也小,其取类也大”(《易·系辞》)

  的“象征”之以少喻多、以小喻大、以个别喻一般的妙用。或人世遭际挫折,或情感阴

  差阳错,或追悔莫及、痛苦有加,或无奈苦笑,怅然若失……人生,必然会有这样一些

  “偶然”的“相逢”和“交会”。而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必将成为永难忘怀的记

徐志摩写给林徽因的最后一首诗相关新闻

  • 徐志摩都有哪些诗集
  • 徐志摩诗集
  • 徐志摩的诗词墨客诗词 - 墨客网
  • “得之我幸”出自徐志摩的哪首诗?
  • 徐志摩《再别康桥》课文教案
  • 最新标签